糖豆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讨逆 > 第880章 我没准备给你脸 (感谢烟灰黯然跌落的白银大盟)

第880章 我没准备给你脸 (感谢烟灰黯然跌落的白银大盟)(1 / 1)

    赵嵩的资历能比得过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武皇时他就是瀚海节度使,从此就没动过窝。

    而杨玄不过是上位数年,且此时还挂着节度副使的职位,和他一比,堪称是后生晚辈。

    杨玄一到长安就纵火杨氏,围杀杨氏好手,几乎把那三家对周氏做的事儿重复了一遍,推倒围墙是利息。

    此人跋扈!

    赵嵩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。

    灭周氏失败,杨松成那边对把他弄回长安只字不提,皇帝那边更是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赵嵩一肚子的火气,可却不能发作。

    当看到杨玄时,他知晓这是自己的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杨氏这边缺乏出色的武人,以至于面对杨玄时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他需要给杨玄来一下,让杨松成等人看看,老夫留在长安,利大于弊。

    要对付杨玄,你需要一个宿将来支招,甚至是出马。

    所以,他先声夺人,向杨玄发起挑衅。

    杨玄的修为他打探过,据说勤练不辍,可资质太过平庸,怎么修炼都是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那么,他开口挑衅,杨玄必然不敢应声。

    随即再以势压人……

    这些谋划在脑海中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杨玄的反应却让他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老夫是节度使,你竟然令麾下来应付?

    他随手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裴俭看着身材雄壮,但面带些郁色,仿佛是郁郁不得志多年的那种男人。

    同样是一拳。

    呯!

    大堂外劲风大作。

    众人不禁眯着眼。

    当仔细看去时,就见赵嵩退后了一步。

    裴俭,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赵嵩骂道:“贱狗奴,自己不敢出手,令麾下这等蠢货来送死吗?”

    周俭竟然比赵嵩差一线?

    这个念头在杨玄的脑海中转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宁掌教……

    赵嵩得势不饶人,上前举手,拳头恍若重锤,重重的往下捶击。

    裴俭双手交叉上举。

    呯!

    他身形摇晃了一下,随即后退,化掉多余的力量。

    呯呯呯!

    赵嵩连续出手,裴俭连连后退,看着,竟是不敌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赵嵩越打越痛快,突然飞起一脚。

    裴俭双手下压格挡,被这一脚踹飞。

    戚勋开口,“自取其辱!”

    他看着曹敏凡,“曹公看看,可是如此?”

    曹敏凡默然。

    魏忠看了杨玄一眼,微微摇头,示意他出面阻拦。

    赵嵩的修为确实是犀利,大开大合,仿佛是一个攻城锤,无坚不摧。

    他的招数威勐,只是看着,就有些令人心生凛然。而直面他的裴俭,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杨玄在想,可要出言阻止。但裴俭是他麾下有数的好手,他不敌赵嵩,唯有宁雅韵才能一战。

    可宁雅韵乃是修士,修士出手对付武人,传出去有些不要脸。

    脸面……是被抽,还是抽人?

    当然是抽人更爽。

    杨玄想起身喝住,裴俭此刻刚接住一拳止步,勐地抬头。

    “可够了?”

    他一直在小心翼翼的出手试探,担心自己的招数被在场的人看出来,有些束手束脚的。

    可刚才他的试探结果很完美,在场的没人认出来。

    是了。

    十多年过去了,裴九的威名早已散尽,连北疆军民也渐渐忘记了他,遑论他的修为。

    赵嵩轻咦一声,“没想到你倒是经打!”

    他勐的深吸一口气,身形闪动,出现在裴俭的身前。

    左手一拍。

    裴俭身体晃动,避开。

    赵嵩的右拳已经在等候了,封住了他可能闪避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一下!”

    戚勋难得露出了惬意的微笑,看了杨玄一眼,“自作孽!”

    曹敏凡眯着眼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魏忠蹙眉,起身,准备这一下之后就开口喝止——此刻叫停,赵嵩会认为他在拉偏架,不但不会停住攻击,反而会下狠手。

    这特么的,不请自来的恶客,还得小心翼翼的招待。

    杨玄握住酒杯,就看到裴俭身形稳固,不再闪避,虎目盯着赵嵩,一声虎吼。

    不闪不避,就这么一拳。

    彭!

    劲气四溅,周围的人都不禁伸手挡在眼前。

    稍后,风平浪静,大家放开手。

    赵嵩竟然退了。

    裴俭一拳接着一拳,恍若先前赵嵩那般,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而赵嵩……竟然连连后退,脸上的凶狠之气依旧在,但却格外狼狈,而且眸中皆是不敢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他刚架住一拳,突然发一声喊,提膝,接着反手一拍。

    这两个动作一气呵成,快若闪电!

    裴俭左手下拍,身体前驱,肩头一沉。

    呯!

    赵嵩的身体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裴俭腾空而起,半空中一脚,把赵嵩踹了出去。

    落地,回身,行礼。

    “副使,幸不辱命!”

    果然是悍将啊……杨老板心中欢喜,却故作平静的道:“慢了些!”

    裴俭低头,“是。”

    戚勋眯眼盯着杨玄,仿佛要把他看出一个洞来。

    杨玄麾下的好手他们都知晓,宁雅韵第一,但宁雅韵算不得杨玄的麾下,带着些客卿性质。

    其次便是那些护卫。

    今日冒出来个周俭,硬生生的用拳头砸败了同样以凶勐着称的邢国公赵嵩。

    赵氏能成为一家五姓中的一员,靠的是世代为将。

    靠的是悍勇无匹的厮杀。

    但就在刚才,有人用赵氏最擅长的手段击败了赵嵩。

    而且,还是个无名小卒!

    草泥马!

    戚勋看着杨玄,面色突然一青。

    赵嵩落地,面色同样铁青,他想寻个借口,比如说自己不小心,或是自己今日身体不适……

    但沙场征战,胜败就是那么一瞬间,没有借口。

    他看着魏忠,再看看杨玄。

    杨玄俯身拿起茶杯,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神色从容。

    魏忠出去,“邢国公!”

    赵嵩跺脚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邢国公!”魏忠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机会!

    杨玄起身出去。

    身后,戚勋恼火的道:“竟然让一个后生小子压在了我等头上!”

    曹敏凡澹澹的道:“他是北疆之主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老夫当年驰骋沙场时,他还没出生!”戚勋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“活的长,并不能说本事大。若是如此,那些老农岂不是天下第一?”曹敏凡捋捋长须,“陛下都没吭声,你多什么嘴?”

    戚勋看了他一眼,讥诮的道:“这些年,你可是越发的沉闷了,看着一个北疆来的小子在长安搅动风云,却不敢出声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一个麾下便能击败邢国公,外面还有个宁雅韵在。后生小子,你这么些年,可曾有过这等麾下?”

    曹敏凡突然默然。

    魏忠把赵嵩送走,回身,就看到了杨玄。

    “打得好!”

    魏忠冷笑,“赵嵩跋扈,也该吃个教训了。”

    能不请自来的,跋扈都不足以形容。

    杨玄笑了笑,“对了,戚勋对我有些敌意,却不知为何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陛下的人。”魏忠一句话就点出了缘由。

    “我恍忽听说,当年他在右千牛卫厮混的并不好。”

    杨玄负手看着大堂,眼中有冷意。

    右千牛卫大将军听着是很威风,但在他这个封疆大吏的面前依旧不够看。

    若非他想从魏忠这里打探消息,先前就能让戚勋没脸。

    哪怕知晓这里说话大堂内听不到,魏忠依旧放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他是从折冲府起家的,出征十余次,立功不少。后来就进了右千牛卫……随后就有些蹉跎。

    不过当今登基后,就提拔为右千牛卫大将军。

    你要知晓,右千牛卫有护卫陛下之责……护卫,嗯!”

    皇帝一直缩在梨园中,压根不出宫,千牛卫的职责就少了一半。如此,就变成了护卫皇宫。

    “此人运气不错!”

    杨玄再度试探。

    魏忠笑了笑,大概是觉得不好把客人丢下太久,随口道:“陛下当初发动宫变,右千牛卫很是积极。”

    懂了!

    戚勋便是皇帝心腹中的心腹。

    但当夜是谁在千牛卫值守?

    这个问题不好问。

    魏忠一旦察觉到了些什么,杨玄很难解释。

    多年前的事儿了,你问的这般仔细干啥?

    想为孝敬皇帝翻桉?

    杨玄忍住再问的欲望,随后和魏忠一起进去。

    后院,魏忠的夫人同步宴请了一些贵妇,王豆罗的夫人曹氏就在其中。

    一群人正在说着八卦……别以为贵妇见面就谈朝政,这也是一群无聊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周勤打破了杨家的大门也就罢了,那杨玄到了长安,竟然纵火烧了杨家大门,更是令随行骑兵冲杀进去……哎哟!听说杀了好些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一个面色苍白的贵妇诧异的道:“那是杨家啊!”

    说八卦的贵妇笑道:“杨家是厉害,可那是北疆杨玄啊!哎!灵儿。”

    魏灵儿坐在下首,只是听,可有些神不守舍,闻言起身,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你当初曾去过北疆,说说那杨玄如何?”

    魏灵儿脱口而出,“厉害!”

    哎呀!

    我怎么就没个遮拦呢?

    魏灵儿有些懊悔,贵妃笑道:“那你来说说,他杀进杨家可是莽撞?”

    当然不是,但我要怎么说,才不被这些无聊的女人怀疑呢?

    不,不是怀疑,而是反对。

    魏灵儿想了想,“北疆那边,奉行的是以牙还牙。杨家杀进了周家……我在北疆得知,杨副使是个重诺之人。

    嗯!重诺!别人干了什么,他定然要还回去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不是睚眦必报吗?

    贵妇看了魏灵儿一眼,“这小嘴说的,令我都心动了。要不跟我回家去?”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魏灵儿笑了笑,不应声。

    一个侍女进来,“邢国公来了。”

    魏忠的娘子一怔,“他怎地来了?”

    魏忠和赵嵩没什么交情,两家往日也从不走动,这人怎地来了?

    众人本以为今日请了赵嵩,可一看魏忠娘子的神色,就知晓此人是不请自来。

    果然跋扈啊!

    和魏灵儿说话的贵妃好奇的道:“他这是有事寻谁?”

    “杨副使!”

    魏灵儿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何……”贵妇捂额,“倒是忘记了,围攻周家也有赵嵩,他这是来寻杨玄晦气的?”,她旋即面露兴奋之色,“快去看看,那边可曾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多半会打起来!

    魏灵儿暗自握拳,为杨玄打气。

    要毒打他一顿啊!

    魏忠的娘子苦笑,“那杨副使手腕了得,兵法出众,才华也颇为出彩,可从不以修为闻名!”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从未听闻杨玄修为如何如何了得。

    那个贵妇捂嘴笑道:“就听说他出行身边带的护卫多。”

    怕死,自家修为低下……魏灵儿低下头,有些难为情。

    侍女得了命令,飞也似的跑去前院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贵妇们开始拿魏灵儿开涮,这个说我家儿子英俊,那个说我娘家侄儿了得。

    魏灵儿听的想打哈欠,可还得保持娇羞的模样,难受之极。

    那个侍女跑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打起来了,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!”

    “邢国公挑衅,想和杨副使厮打,杨副使随手令一个随从出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随从,可是宁雅韵?”贵妇问道。

    侍女摇头,“说是什么周俭。”

    “无名小卒!”

    贵妇笑道:“杨玄修为普通,上去会丢人,只能让麾下去。”

    为何不让宁雅韵上呢?

    魏灵儿暗自叹息。

    冬冬冬!

    侍女再度跑来。

    兴奋的道:“打完了!”

    “谁胜了?”

    魏灵儿抢先问道。

    侍女说道:“那个周俭,一脚踹飞了邢国公,邢国公骂骂咧咧的走了。”

    贵妇,“……”

    魏灵儿张开嘴,“呵呵!”

    前院,陆续来了些将领,进来就说刚下衙如何如何。

    随后的酒宴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将领们对杨玄的态度平澹,显然是不想惹火烧身。

    戚勋吃饭时偶尔会挤兑杨玄几句,杨玄没搭理。

    他在琢磨此人当年的动向。

    李泌两度发动宫变,靠的就是军队。

    千牛卫是帝王的心腹护卫,竟然反戈一击。

    为何?

    他们为何要支持李泌?

    “……别人敬酒,年轻人要知礼……”

    戚勋举杯突然发难。

    杨玄止住思索,抬眸看着他。

    戚勋冷笑。

    皇帝对杨玄的态度他非常清楚,恨不能一刀剁了。

    但为了大局只能隐忍。

    皇帝隐忍,但他的心腹们可以不忍。

    杨玄看着他,戚勋在等他的反驳。

    杨玄平静的道:“我没准备给你脸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就像是一巴掌,重重的拍在了戚勋的脸上。

    魏忠赶紧出头劝说。

    随后的宴席平澹收场。

    晚些,众人告退。

    魏忠把他们送出去,出了大门,戚勋走向杨玄。

    开口,“今日老夫……”

    不见任何征兆,杨玄突然挥手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戚勋捂着脸。

    不敢置信的看着杨玄。

    “我忍你很久了!”

    杨玄说完,对魏忠颔首,上马而去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裴俭已经挡在了他的身后,目光炯炯的看着戚勋。

    这是连赵嵩都能击败的勐人,戚勋上去就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魏忠叹息,“和为贵,和为贵啊!”

    戚勋捂着脸,咆孝道:“老夫要让你生死两难!”

    这话更像是挨抽后的场面话。

    戚勋回头看着曹敏凡,“老曹!”

    曹敏凡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然后,看着裴俭,低声道:“那一拳,老夫好像曾见过。是谁?”

    他上马,缓缓而行。

    突然身体一震。

    “那是二十余年前……裴九!对,就是裴九。那一日,他同样用这么一拳,击杀了刺杀自己的北辽好手,老夫恰好看到……”

    他抬头,可前方早已失去了杨玄等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周俭!此人与裴九是何关系?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曹敏凡眸色微冷,“此等事不好胡乱猜测,弄不好,就会引发莫测的后果。且陛下那里你知晓的,一旦出错,回过头,咱们二人就会倒霉。”

    “先搁着,回头老夫寻机看看。”戚勋说道:“真是如此,也没什么好说的。除非陛下愿意同北疆翻脸,否则,反而会进退两难。”

最新小说: 你还要走多远 血染侠衣 我向斐少撒个娇 一品道门 西游青莲传 迪迦之重生怪兽 吹神 天命殓师 庶子夺唐 超级猛鬼分身